武汉治愈者:1个月瘦30斤 医生从鬼门关把我拉回来

武汉治愈者:1个月瘦30斤 医生从鬼门关把我拉回来

2020年3月4日 作者 admin

(原标题:治愈者丨“一个月瘦了三十斤,医生从鬼门关把我拉回来”)

张江(化名)康复期间和医护合影。 受访者提供

“感谢医生把我从鬼门关拉回来。”

2月28日,湖北省武汉市普仁医院新冠肺炎康复患者张江(化名)告诉澎湃新闻,他从被确诊为新冠肺炎感染住院,到病情恶化出现呼吸衰竭,仅仅四五天的时间。

张江康复耗时一个多月。29日,他向澎湃新闻表示,目前,他正在等待医院联系酒店,去隔离两周。

“我刚发烧的时候精神得很,能打死一头牛。”张江说,1月20日之前,他在家发烧了两天,以为是感冒。“就是晚上烧,也不高,38.3度,喝了退烧药就好了。”他表示,当时自己也去了普仁医院做检查,只是血液白细胞减少,拍了胸片也没问题,没有怀疑新冠肺炎感染。

1月21日,张江在做了CT检查之后,医生发现他的肺部有感染,第二天就把他转移到了感染科住院。“我是第一批转到感染科的,当时医院按照通知还在打扫病区,整理床铺。”他说,医院一整理好,他就住进来了,算是发病蛮早的患者。

“核酸检测多次都是阴性的,但CT检查显示双肺散发病灶。”张江的主治医生王杰介绍,结合患者临床表现,张江被诊断为新冠肺炎感染。王杰告诉澎湃新闻,患者43岁,肥胖体型,有高血压,很容易出现缺氧的情况,是典型的新冠肺炎危重型。

29日,武汉市卫健委官网通报称,截至28日24时,全市现有危重病例1056人。28日0-24时,全市新增出院病例1726例。

“跟不上呼吸机的节奏,几晚上都睡不着”

“我住院之后连续烧了两三天,呼吸困难,胸闷,感觉透不过气来,整个人快不行了。”张江说,他把情况反映给医生后,医生表示他的情况比较严重,需要上呼吸机了。

王杰说,张江在1月26日的时候,开始出现高热,第二天开始呼吸衰竭,“当时他呼吸频率比较快,达到每分钟50多次,紧急给他上了呼吸机。”

“当时相当难受,医生跟我说把数值都调好了,让我跟着呼吸机的节奏来。”张江回忆,刚上呼吸机的时候,他几晚上都睡不着,实在跟不上机器的节奏。“虽然呼吸机的节奏比较均匀,但是它要帮助你呼吸,是在撑着你的肺部,强行呼吸。”

张江说,他熬了好几天,能睡着就算是开恩了。后来慢慢适应了,医生也在慢慢调整参数。8天之后,呼吸机参数调为正常,他达到了呼吸的标准,正式撤下了呼吸机。“感觉真的很轻松,像是重新活过来一样,我跟医生开玩笑,感谢他把我从鬼门关里拉回来。”

2月3日,医生给张江把供氧方式改为双通道供氧,在持续用药之后,张江的病情逐渐稳定。一周后,供氧方式过渡为面罩单通道供氧。27日,医院给张江复查CT显示,他已经恢复正常;血液检查中,血常规也恢复正常了。“目前他已经完全脱氧,可以出院了。”王杰说。

“一个多月体重折磨掉30斤”

“上呼吸机的时候,真有种想要放弃的感觉,实在没办法呼吸。”张江说,医生给他打气,让他一定要坚持,共同克服困难。“我就相信王杰主任,相信医生。”他慢慢有了信心,一直跟着医生的节奏,慢慢调整。“如果不是医生尽心尽力给我治疗,我估计早就火化不在了。”他说。

在他病情危重的时候,基本上是医院的护士在照顾。张江说,他在上呼吸机前两三天,意识完全模糊,吃了就睡,拉撒都是护士帮忙换纸尿布,换床单。

张江告诉澎湃新闻,他在最后单通道供氧阶段,就能下床在房间走动了,现在慢慢恢复,走一两个小时都没问题。“我现在感觉跟没生病的时候是一样的,没什么不适,但大病初愈,还需要一个过程。我听医生的,接下来半个月好好静养,再复查。”

“我称了一下,我的体重现在是170斤,刚住院的时候有200斤。一个多月,差不多折磨掉了30斤。”张江说,以前他每天都跑步锻炼,但只能瘦下来一两斤,“我跟医生开玩笑,他们不但把我的病治好了,还帮我减肥了。”

张江刚住进医院的时候,还没到春节,一个多月过去了,他很遗憾没能跟家人一起过年。“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,身体最重要,赚钱都是次要的,人的生命太脆弱了。”29日,他告诉澎湃新闻,现在医院正在通过社区联系可以供康复患者隔离的酒店,他也在等着真正走出医院的那一天。

本文来源:澎湃新闻网 责任编辑:乔元雷_NS1098